荒腔走板

【花波】太阳雨

*30分钟极限产粮

“真是热。”波鲁那雷夫头上盖着一条毛巾,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大声抱怨着。
花京院和承太郎看了他一眼,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花京院你说,埃及这里这么热,阳光那么强,我多呆几天是不是就变成阿布德尔那样了?”波鲁那雷夫不依不饶地拉了拉花京院的衣角。
花京院喝一口水,又叹一口气:“波鲁那雷夫,像你这样的家伙就算晒成干也不会晒成阿布德尔的,至少智商上你就跟不上。”
承太郎在一边“哧”地笑了一声,在波鲁那雷夫反应过来之前先行离开了。
波鲁那雷夫沉默了一会,也不指出花京院刚才嫌弃的话是何等的无礼,如果他们并没有在交往的话。他只是像撒娇似的说着:“至少下个雨嘛。”
“那样可就更不...

标签: JOJO花波

【阿布德尔】喂鸡

*30分钟极限产粮

*极度ooc极度神经病


我握紧了手里的东西,等着它靠近。
等它一来,我就会将手里的东西投出去,那样它就离死期更近一步。这是一个缓慢而折磨的过程,我必须拥有十万分的耐心与隐忍,才能拥有在它死亡的那一瞬间获得极大的喜悦与快感。
它用它的眼睛看了看我,然后缓慢而蹒跚地向我走来,肥硕的身体摇晃着。我握紧了手里的东西,我握着的时间太长了,手心微微出了汗,我不是很确定如果我现在松手,它会不会粘在我手上不会落下来。
我看着它迈着笃定的步子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它一点一点地伸着脖子,似乎是对战胜我志得意满。我才不会让你得逞,我默念着,现在还不是投掷的时候,等它再近一些,等它再走得近一些……...

标签: JOJO阿布德尔

【承波】我们的猫丢了

*30分钟极限产粮


早上醒来的时候,承太郎就发现了异样:每天早上必会在自己肚子上呼噜呼噜睡得冒鼻涕泡儿的猫不见了。 
如果仅仅如此,用偶尔一次跑开了来解释也说得通。
但是整间屋子里都没有猫的影子就无法解释了,毕竟猫是哪怕房门大开都不会跑出去的。
承太郎在屋里四处找了一圈,又让白金之星在阳台上四处望了一遍,可惜一无所获,猫就像是被外星人掠去一般蒸发了。
猫是三年前波鲁那雷夫去美国找承太郎时捡回来的,当时波鲁那雷夫抱着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猫,咧着嘴向他笑着:“我觉得它很像你……”
确实猫的眼睛是绿色的,但要说它和承太郎的相似度的话,白金之星首先跳出来反对,“欧拉欧拉!”他摇着头像是辩驳似的抗议...

标签: JOJO承波

【承太郎中心】Blink

承太郎受了重伤,这并不是皮肉伤或是心理创伤的意味,而是随着余光看到有什么从他的身体剥离,他感到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视线开始模糊,唯一清晰的是徐伦的轮廓与相貌,有什么击中他的身体,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响起,承太郎抬起昏昏沉沉的眼皮——它们像是要盖棺定论一般即将重重合上——看向他的女儿,与之前的敌意与愤怒不同,徐伦的脸上满是焦急的表情。

他交出一个宝物,呼出一口气,说出一句话,然后像是对待胶卷的最后一张胶片一般看了徐伦一眼。他是想拥抱一下她的,然而他的手臂根本不能抬起一丝一毫。

人生总是留有遗憾的,他想着,阖上眼睛。

有人在他耳边低语:我将夺走你一切重要的东西。

承太郎在一片纯白中睁开眼睛。

“...

【承花】特殊任务

花京院典明今天有个任务。说实话他平时不太会接到任务的,说来有些不好意思,他的恋人是不允许他继续出任务的,但今天这个任务偏偏落到他头上。

今夜天气晴朗,满月映照下的城市似乎让人无处遁形。花京院撇了撇嘴,换上他深蓝色的夜行服,拜他的恋人所赐,他能够穿上这身衣服的机会现在少的可怜,因此他并没有抱怨这次难度为上级的任务:一个赋闲在家的忍者,算什么忍者呢?!

仔细地检查了藏好的装备,确保万无一失之后,花京院一个翻身跃上屋顶,小心地不让瓦片挪动分毫发出任何声响。

“忍者最重要的是隐藏气息……”花京院想着,“今天夜里,日本没有花京院典明这个人。”

因为今天他有重要的任务。

自各个屋檐间越过这座城市...

标签: JOJO承花

【花京院】The Train Home

我现在是一只豹子。

花京院突然这样意识到的时候,他正在逃跑。一群陌生人在背后追赶他,从他们吵吵嚷嚷地话语中依稀可以知道是贪图他闪亮发光的毛皮。然而奔跑时并没有感觉到从两足转换成四肢着地的违和感,只是低头的时候能够看见自己带着肉球……垫的爪子,感觉有些奇怪罢了。

不过这身毛还真是亮,难怪会被盯上。“但怎么可以让你们得逞?”花京院想着,“我还要……”想叫出法皇来阻挡人群,却发现法皇并没有回应他的呼喊。

也是,毕竟变成了现在这样。他从五层高的楼顶跳下时这样想到。

弹性柔软的四肢在落地时只是略微曲起,他蹬了蹬后腿从拿着套索的猎手身边蹿过,灵活地避开挡路的人群。

他听到有人对他说:“如果愿意舍...

【承太郎&乔瑟夫】Collapse

“好久不见,白金之星。”

空条承太郎恢复意识的第一秒,便看见白金之星担忧的表情,看见他醒来,他的替身微笑着,伸手轻轻拍了他一下,便回到本体的身边去了。承太郎听财团的工作人员汇报完各项身体数据,便向监护室外走去,并婉拒了工作人员让他再休整一段时间的建议:“我的女儿仍在危险之中,我不能放任她的安全继续受到威胁,我必须到她的身边去。”

走出监护室才发现这条走廊异常的熟悉,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再向前走过两扇门,就是他的外公所在的病房了。

开门进去的时候,老爷子正用拐杖在地面上敲打无意义的音节,嘴里哼着不知哪个年代的走调的歌。看见他进来了,90多岁乔瑟夫乔斯达用清晰的字眼叫他:“阿布德尔。”

承太...

【白金承】Long Way to Go

白金之星最近有点不乖。


承太郎思考了很久才使用了不乖这个词,毕竟不听使唤或者不好使有点把替身当做工具的意味,说是不听话又不太准确:在战斗的时候,白金之星能够迅速且完美地完成承太郎下达的指令。


只是承太郎无论想做什么事,他都能提前在目的地看到那个紫色的跃跃欲试的人形。例如在吃饭的时候白金之星会先于所有人坐在位子上,目睹了一切的同伴们笑着问:“承太郎肚子饿了吗?”其实没有,只是有个好奇心特别重的替身在玩模仿而已。当然,只是单单这样一回的话承太郎还不至于如此烦恼,他只是想问问,当走进厕所的时候,看见某个并不需要排泄功能的家伙像模像样的坐在马桶上做沉思者状,你作何感想?


承太郎当即觉...

标签: JOJO白金承

【承波】Band-Aid

是刀子,食用请谨慎。

 

 

 

承太郎说什么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波鲁那雷夫会拿出一片创可贴。

虽然波鲁那雷夫伸手在他的屁股兜儿里摸索的样子十分可疑,但承太郎还是觉得应该信他一回,那个兜儿看起来还是能够装下一套纱布和绷带的。当他捂着被开了条小口子的肚子等待适当的急救处理时这样想着。

然而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片创可贴。

好吧,大概是为了贴脸上的伤口的。承太郎这样想,毕竟一个创可贴嘛,大概只能贴这儿了,还能贴肚子不成?反正脸上也划开口了,肚子就捂一下撑到老头子赶过来吧。

因此在波鲁那雷夫仔仔细细将那片创可贴贴上腹部的伤口时,承太郎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更何况波...

标签: JOJO承波

【承花?】花京院GET DA★ZE

想好的森林童话不知为什么变成了动物世界。

狮子承太郎和豹子花京院的故事。

不能接受的话还是赶紧关掉为好,哪怕只是两只大型猫科动物在卖蠢。


“喂,花京院你知道吗?森林里新来了一只狮子。”波鲁那雷夫拍拍翅膀在花京院面前停下,以一种八卦的口吻叽叽喳喳地对正趴在树上小憩的花京院说。

花京院正处于介于清醒与沉睡间简称快要睡着的中间地带,正是最忌被打扰的时候,被这么一吵惊得从耳朵尖哆嗦到尾巴尖。恼怒的花豹抬起头用冰冷的视线看了看这只扰人清梦的烦人的戴胜鸟,“闭嘴,波鲁那雷夫。”花京院将脑袋搁回他的前爪上,沉默地看向前方的某处,“那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在他刚刚踏进这片森林的时候...

<  — 2 / 5 —  >
主刷同人,银魂/jojo/阴阳师/八方旅人,cp无节操通吃
<  — 2 / 5 —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