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

【乔纳承】Everyday is a Good Day

1206的无料,其实还有5、6本多,不包邮送出,可私信我地址。


空条承太郎醒来的时候,灿烂的日光从没有拉好的窗帘的间隙照进来,在墙上印下一道金黄的印记。承太郎看着那道印记,睡眼惺忪地伸了一个懒腰,感受着身上沉睡了一晚上的肌群适度拉伸所带来的美妙的舒展感,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件很严重的问题……

“要迟到了!”承太郎立刻从柔软舒适的床上跳下来,深秋的温度让脱离了温暖的被窝的他打了个寒战。然后承太郎意识到一件更严重的事,他机械地扭过头去看身边的位置,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僵硬而发出了咔咔声,不过这个机械声在看见了无防备地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之后消失了,承太郎看着乔纳森大喇喇地在床上四仰...

【白金承】相拥而眠

*30分钟极限产粮

怎么说呢,空条承太郎虽然已经习惯了白金之星时不时的出人意料的举动,至少可以不在脸上表现出他对这个时不时进入逆反期的替身有所惊讶,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替身可以不断地挑战他容忍度的底线。

比如现在,最强替身使者正在和最强替身进行着无声的对峙。

事情的起因相当简单,只不过是承太郎坐在玄关准备换上舒适的棉拖时,白金之星忽然自己跑出来,以一种无比虔诚的态度给他换上了拖鞋。

承太郎一下子就当机了:唉?等等?唉?这是干什么?

虽然从历史经验上来看,面前这个大型犬似的家伙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目的性,非要说的话也只不过是,呃,好玩。

承太郎探询地看向他的替身,却发现白...

【承太郎中心】Blink

承太郎受了重伤,这并不是皮肉伤或是心理创伤的意味,而是随着余光看到有什么从他的身体剥离,他感到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视线开始模糊,唯一清晰的是徐伦的轮廓与相貌,有什么击中他的身体,有什么声音在耳边响起,承太郎抬起昏昏沉沉的眼皮——它们像是要盖棺定论一般即将重重合上——看向他的女儿,与之前的敌意与愤怒不同,徐伦的脸上满是焦急的表情。

他交出一个宝物,呼出一口气,说出一句话,然后像是对待胶卷的最后一张胶片一般看了徐伦一眼。他是想拥抱一下她的,然而他的手臂根本不能抬起一丝一毫。

人生总是留有遗憾的,他想着,阖上眼睛。

有人在他耳边低语:我将夺走你一切重要的东西。

承太郎在一片纯白中睁开眼睛。

“...

【承太郎&乔瑟夫】Collapse

“好久不见,白金之星。”

空条承太郎恢复意识的第一秒,便看见白金之星担忧的表情,看见他醒来,他的替身微笑着,伸手轻轻拍了他一下,便回到本体的身边去了。承太郎听财团的工作人员汇报完各项身体数据,便向监护室外走去,并婉拒了工作人员让他再休整一段时间的建议:“我的女儿仍在危险之中,我不能放任她的安全继续受到威胁,我必须到她的身边去。”

走出监护室才发现这条走廊异常的熟悉,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再向前走过两扇门,就是他的外公所在的病房了。

开门进去的时候,老爷子正用拐杖在地面上敲打无意义的音节,嘴里哼着不知哪个年代的走调的歌。看见他进来了,90多岁乔瑟夫乔斯达用清晰的字眼叫他:“阿布德尔。”

承太

今天听原声的时候听到这个,感觉可以做MAD,但是很残念的我不会画……

大概能够想到是三部之后的承太郎,告别了波鲁那雷夫和吉吉,一个人独自往前走,遇到了自己的妻子,有了徐伦,抱着徐伦向前走了一段,又将徐伦交给妻子,独自前进。遇到了仗助他们又分别,看到了波波龟,然后又叹着气放下,碰到了长大的徐伦的时候拥抱了一下,又想说再见然后离开,结果被石之自由缠住,徐伦说要一起走……

大概这样……

其实游戏里挺温情的啊男女主沿着家门前的路往回走看着星星……Why我能想到这么心塞的玩意儿……

标签: 空条承太郎
主刷同人,银魂/jojo/阴阳师/八方旅人,cp无节操通吃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