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腔走板

【乔纳承】Everyday is a Good Day

1206的无料,其实还有5、6本多,不包邮送出,可私信我地址。


空条承太郎醒来的时候,灿烂的日光从没有拉好的窗帘的间隙照进来,在墙上印下一道金黄的印记。承太郎看着那道印记,睡眼惺忪地伸了一个懒腰,感受着身上沉睡了一晚上的肌群适度拉伸所带来的美妙的舒展感,然后突然意识到一件很严重的问题……

“要迟到了!”承太郎立刻从柔软舒适的床上跳下来,深秋的温度让脱离了温暖的被窝的他打了个寒战。然后承太郎意识到一件更严重的事,他机械地扭过头去看身边的位置,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因为突如其来的僵硬而发出了咔咔声,不过这个机械声在看见了无防备地躺在床上熟睡的男人之后消失了,承太郎看着乔纳森大喇喇地在床上四仰...

【六部】你所肩负的明天

主催窗本了所以丢出来。


空条徐伦直到在卡纳维拉尔角被父亲救起时才意识到自己跟父亲在同样的位置有一个同样的胎记。想起这件事的时机非常不巧,毕竟是普奇随时随地都会袭来的时刻,契机也相当微妙,当时只不过是为了防备普奇的袭击而靠上了父亲的背,她就那样平白无故地想到了这个事实。


徐伦抬手按了按肩上的胎记,同样的印记父亲的肩上有一个,曾祖父的肩上也有一个,听说曾祖父的爷爷也有这样的胎记。“这简直是家族的标志一样嘛!”徐伦正这样想着,父亲低沉的声音突然在她耳边响起:“肩膀受伤了吗?”徐伦吓了一跳,转过头去看时,承太郎依然背对着她,全神贯注的样子仿佛刚才的问句只是女儿的幻觉罢了,只是徐...

2015年写手总结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卡梅欧恭敬地跪伏在月光下,身体因为恐惧而颤抖。“我只是一个老老实实的上班族。”他用眼角的余光瞥着面前坐在他家沙发上的人,不甘而困惑地想着。他看不清那个人的脸,但这并不妨碍他因为突如其来的海潮般的恐惧而顺从,他看着一滴冷汗滴落在深秋干燥的地毯上,留下一个微不可见的印记,“我人生中最大的困难应该止步于上司的刁难,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面对这个诡异的男人。”他听见自己躁狂的心跳与急促的鼻息,感觉肾上腺素在血液里四处游走,细小的风也能在他的身上留下一片鸡皮疙瘩。

今夜的月色很好,他在打开家门前这样想着。但现在,那个男人坐在他最喜欢的沙发上,满月的光...

标签: JOJO

【白金承】相拥而眠

*30分钟极限产粮

怎么说呢,空条承太郎虽然已经习惯了白金之星时不时的出人意料的举动,至少可以不在脸上表现出他对这个时不时进入逆反期的替身有所惊讶,但这并不代表他的替身可以不断地挑战他容忍度的底线。

比如现在,最强替身使者正在和最强替身进行着无声的对峙。

事情的起因相当简单,只不过是承太郎坐在玄关准备换上舒适的棉拖时,白金之星忽然自己跑出来,以一种无比虔诚的态度给他换上了拖鞋。

承太郎一下子就当机了:唉?等等?唉?这是干什么?

虽然从历史经验上来看,面前这个大型犬似的家伙只是想这么做而已,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目的性,非要说的话也只不过是,呃,好玩。

承太郎探询地看向他的替身,却发现白...

【承波】Gotcha!

要说在波鲁那雷夫觉得最意外的诸多事情之中排在第一位的是,在野外露宿的第一顿早餐,出自承太郎的手笔。

前一天入睡时他曾想过第二天早餐的各种可能性,毕竟无论是乔斯达先生、阿布德尔还是花京院,看起来都是非常擅长烹饪的人,要是再不济,没有人会做饭的话,自己也可以露一手,虽然自己的料理不怎么样,但是做几个三明治当早餐的水准也还是有的,应该。总而言之,波鲁那雷夫在睡前千算万算,还是没有想到看起来是个大少爷的空条承太郎竟然会做饭,水平还不赖。

然而第二天波鲁那雷夫是在在煎蛋的香味中醒来的,他从睡袋中探出脑袋,使劲抬起由于梦到丰盛的大餐而沉重万分的眼皮,正好看到了从便携式酒精炉上移开煎锅,将刚刚做好的厚蛋...

标签: JOJO承波

用截图玩了一下新浪彩蛋……

非常对不起【土下座

标签: JOJO白金承

【承波】相隔两地的电话

*30分钟极限产粮


标签: JOJO承波

【花波】太阳雨

*30分钟极限产粮

“真是热。”波鲁那雷夫头上盖着一条毛巾,一边用手扇着风,一边大声抱怨着。
花京院和承太郎看了他一眼,都没有说话,只是各自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花京院你说,埃及这里这么热,阳光那么强,我多呆几天是不是就变成阿布德尔那样了?”波鲁那雷夫不依不饶地拉了拉花京院的衣角。
花京院喝一口水,又叹一口气:“波鲁那雷夫,像你这样的家伙就算晒成干也不会晒成阿布德尔的,至少智商上你就跟不上。”
承太郎在一边“哧”地笑了一声,在波鲁那雷夫反应过来之前先行离开了。
波鲁那雷夫沉默了一会,也不指出花京院刚才嫌弃的话是何等的无礼,如果他们并没有在交往的话。他只是像撒娇似的说着:“至少下个雨嘛。”
“那样可就更不...

标签: JOJO花波

【阿布德尔】喂鸡

*30分钟极限产粮

*极度ooc极度神经病


我握紧了手里的东西,等着它靠近。
等它一来,我就会将手里的东西投出去,那样它就离死期更近一步。这是一个缓慢而折磨的过程,我必须拥有十万分的耐心与隐忍,才能拥有在它死亡的那一瞬间获得极大的喜悦与快感。
它用它的眼睛看了看我,然后缓慢而蹒跚地向我走来,肥硕的身体摇晃着。我握紧了手里的东西,我握着的时间太长了,手心微微出了汗,我不是很确定如果我现在松手,它会不会粘在我手上不会落下来。
我看着它迈着笃定的步子一步一步地向我靠近,它一点一点地伸着脖子,似乎是对战胜我志得意满。我才不会让你得逞,我默念着,现在还不是投掷的时候,等它再近一些,等它再走得近一些……...

标签: JOJO阿布德尔
 — 1 / 3 —  >
主刷同人,银魂/jojo/阴阳师/八方旅人,cp无节操通吃
 — 1 / 3 —  >
© 荒腔走板 | Powered by LOFTER